媒体观察

新浪体育 朱骏:申花没有阴合同

发布时间: 2010-02-25    来源: 新浪体育

        上海滩足球关于杜威郜林两位国脚在国家队集训期间,前往足协咨询并申诉欠薪的传闻,一下子成了这两天和亚冠战火一样引人注目的焦点。对于坊间这些传闻,申花投资人朱骏原本并不想回应,不过,24日申花在康桥热身赛战胜陕西之后,心情不错的朱骏终于解答了传闻中的一些疑点。

        是阴阳合同还是两份阳合同

        24日,杜威结束国家队的训练之后,坦言表示:“接受所有记者采访,对于外面的说法,我都保持着沉默,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按照外界的传闻,是说“球员咬定俱乐部欠薪,而申花俱乐部矢口否认”,为何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传闻中的“阴阳合同”真的存在吗?一般来说,为了应对足协限薪政策,俱乐部往往会给类似杜威和郜林这样的大牌球员一份符合足协规定的合同(阳合同)外,双方再签订一份合同(阴合同)。但是,两份合同中,中国足协只保护阳合同。

        关于阴阳合同的说法,朱骏表示:“申花没有不合法的合同,阴合同是不合法的,所以,我要说的就是申花没有阴合同,申花和队员只有一份工作合同,就是在足协备案的球员合同。现在大家说的另外一份合同,是香港方面的一个公司和部分队员之间签署的合同,并不是申花背着足协和队员签订的其他数额工资的合同。在培训费合同中,申花只是见证人。”

      “因此,不管是申花和队员的工作合同,还是香港公司和队员的培训费奖励合同,都是阳合同,不需要隐瞒什么,只不过,香港方面和队员签的培训费奖励合同是请申花做见证方,指的是如果申花在联赛的数据中体现出的是该队员为球队的成绩做出了贡献,那么就会兑现相应的培训奖励费。但是如果该队员在申花整个赛季的比赛中,没有体现出核心主力队员的作用,这个培训费香港方面就可以不付。”朱骏一再强调,队员和香港方面的合同,申花的职责就是提供相关证明队员表现出色的数据,以促成最终的奖励执行。

        限薪制度导致申花默许商业合同

        对于这份在申花看来的香港公司与队员之间的商业合同,朱骏也谈到了最初默许队员签订这样合同的原因是足协的百万限薪,让朱骏觉得年薪百万以下的队员,以这样的工作性质和收入状况在上海这样的高房价城市,距离买上属于队员自己的房子都有些难。“其实这个培训费合同,严格意义上的界定就是一份商业合同,当初申花只是考虑到足协的限薪政策,让辛苦付出一年的队员最多只能拿到100万,这个现实对于吃青春饭的队员来说,要在上海买个房子,确实显得残酷了一些。所以,申花允许队员签一些商业合同,这个就好比队员和一些体育用品公司签订的赞助合同,申花都是默许的,也希望他们多拿到一些。”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商业合同由于某些队员的联赛表现不是特别突出,甚至是个别队员的状态不佳,导致了关键场次的失败,这就直接影响到了香港方面的培训费合同最终没有执行。这个状况就好比队员和外面的体育公司如果签了商业合同,最终如果队员因为一些状况没有拿到体育公司合同中的钱数的话,就因为是申花同意他们签订的合同,就要让申花付钱吗?你不是和我申花签订的合同,为什么要赖申花没给钱?”

        炒了两年申花愿将合同摆到桌面上

      “也都炒了两年了,年年都说申花欠钱,我以前不愿意天天回应这些事,但是,感觉不彻底把这事摆出来给大家看,有些人就要没完没了的说。所以,也别再遮遮掩掩的说了,就把所有的合同都拿出来摆在桌面上好了,申花都是阳合同,我们没有违法的合同,如果谁觉得哪一个合同没有执行是违法的行为,那么敬请这样认为的朋友去法院告,去足协仲裁,申花都没会全力配合调查。我们现在愿意把合同都提交足协,等待足协判好了。”朱骏直言,这次不管发生什么状况,他都愿意直面迎接。

      “杜威郜林应该拿到的钱,申花都已经给了,申花俱乐部并未欠他们钱。”一个月前,中国足协公布了一条规定,凡是在1月20日之前,有俱乐部与队员之间出现欠薪问题的情况,20日之后球员将获得自由身。对于欠薪就会导致队员自由身这一点,朱骏很肯定地表示,“如果真如外界报道的申花管理混乱,欠薪问题异常严重的话,按照中国足协的规定,21日这些球员就全变成自由身了,随便去哪里都可以了,还去足协要求什么呢?都炒了两年欠薪了,要自由早就自由了。”

      “申花的法律意识非常强。”一位申花俱乐部人士表示,“我们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出现,欠薪,然后让他们去上告,那还不如给他们一个自由身呢。在球员的合同问题上,我们俱乐部的运作是非常正规的,和任何一名球员签订合同都是非常严谨的,合同中的每一个点我们都会认真履行。申花,从来不欠任何一名队员的钱,这不容置疑的。他们去足协,俱乐部也没什么可惧怕的。”

        大家不用担心我收不到队员转会费

        一旦外界传闻成真,那么杜威郜林就将变为自由身,那么接下来,朱骏就有可能收不到二人的转会费,对于这一点,朱骏会担忧吗?对此,朱骏笑言:“大家不要担心我,如果,最终法院判申花该支付香港公司和队员的合同,那我们绝对不赖账,到那个时候,足协判这些队员都是自由身,我也没任何意见,我收不到队员的转会费,那也没有任何问题,大家别担心我赚不到钱,只要外面传的都是真的,所有队员都自由转会走,我都没任何担心,或者说输不起的。”

        24日的上海,白天的气温已经上升到20°C,这样温暖的阳光,让度过了春节假期的朱骏,迫不及待的在看完申花和陕西的教学赛之后,迅速换好球衣,和三五朋友以及一些老申花员工展开了一场小场的足球赛。

        朱骏说:“我就看看球、踢踢球就挺开心的,外面传什么现在我都不在意了,有什么可困扰的呢?早都习惯了,这几年里,差不多天天都这样,不是编点儿这个,就是编点儿那个,反正总是事不断。我现在是懒得想那些,也懒得去一一回应那些谣传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