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观察

劲体育 老布:中国联赛无王者

发布时间: 2010-04-28    来源: 劲体育

        老布在最近一次接受《克罗地亚早报》记者采访时说,“来中国之前,我想改变所有人,但是来到这里之后,最先改变的却是我。”事实上,对于申花的(1+1)模式,老布这个“1”做出有针对性的自我调整,对于申花的成绩及整体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他显然对自己如何适应及驾驭这个模式,有着非常清晰地认识。

        1.对于目前申花这种人员配置和经营模式有什么看法?

        这个问题现在就下定论太早了。来到中国后,我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中国人的伟大创造力和生存发展能力,把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做到了。可能扯得有些远了,我的意思是,看中国任何事情,都不能孤立地看,应该结合整个事件的背景甚至更大的社会背景来看,从道理上说不通的事情,在中国未必就一定做不了。

        2.您过去带过的可都是一些大牌球员,现在这些中国年轻球员,没有资历和经验,是不是很难带?

        过去是过去,我现在的心中只有申花,我从不喜欢把不同的球员来做比较。我觉得既然请我来了,就是希望我教给球员更多的东西。我不怕笨蛋,但是我怕明明是笨蛋但偏偏以为自己最聪明,或者即使聪明却目中无人的球员。

        3.您采取怎样的方式与队员交流?您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您与助手又是怎样分工的?

        我首先让球员知道一点,我是真正希望他们好的人,我尊重他们,所以希望他们也尊重我,不仅仅因为我足可以做他们爷爷的年龄,而是我所做的每一个决定和对他们的每个要求,第一出发点是为了他们好。达成这样的共识后,我跟球员之间就没有任何猜忌和隔阂了。接下来我扮演的就是一个绝对的领导者了,我发号施令,他们去执行。我的年纪毕竟大了,有些示范动作得由我的助手来做,还有侦察对手情报飞来飞去的活儿也得助手来做。

        4.今年很多球队的投入都比申花大,但成绩却不如申花理想,是不是意味着申花目前这种模式值得推广?

        我还是那个观点,现在不是下定论的时候,一切还早。我以前从没有过带领这样人员配置的职业俱乐部,我也是第一次来中国执教,很多问题我也是边想边做,边做边改。三连胜里面因素太多了,不可忽视的一点是输给我们的对手不是轻敌就是自己犯错导致,真正考验我们的是在对手都纷纷重视起我们来以后,我们依然能够保持不错的胜率,否则很难作为评价是否成功的标准。至于一些投入大的强队实力并不见太强,这里面我想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大家期待过高给队伍造成的心理压力;二是队伍磨合需要时间;三是中国联赛中真正拥有打败所有对手实力的队伍太少了,甚至是没有,这是联赛本身水平有限所致。

        5.很多人都说你是“心理学大师”,据说您在刺激球员心理和激发潜能方面有一套,在申花您是如何做到这点的?

        想做到这点有个前提,就是手中必须有绝对的控制权,掌控球员的前途和收入等他们最关心的事务的控制权。这点我要感谢申花俱乐部,赋予了我绝对的权力,除了专业领域外,我还要负责分配球员的奖金,按照我的方式去分配奖金。

        6.据说您很严厉,您到了申花之后,都在哪些方面加强了管理?为什么?

        记得我第一次看申花训练的时候,有两种感觉,一是球员该放开的却放不开,比如在场上拼抢踢球总怕放开了犯错误,我在日后训练中针对这个现象专门下了一番工夫,既让队员们敢犯错误,又让他们得到一些惩戒不敢重复同样的错误太多次;二是该收敛的时候却放得很开,比如训练过程中的拖拉懒散,比赛前的大脑精力不集中,有一次我差点把一名队员中途赶下大巴,因为在去虹口比赛的路上竟然还有人在低声说笑,这太让我生气了。我定了一个规矩,比赛之前谁敢在大巴上说话发出声音尤其是笑声,就给我滚下车自己去球场或者根本不用去了。以前球员们比赛结束后就直接放假了,这哪里可以,我要求他们必须回到基地休息,好好睡觉之后第二天下午才放假,上午照常训练。这是为了让他们不要在高度疲劳之后一下子就彻底放纵下来。找女朋友的、去DISCO或者去酒吧的都是很忌讳的,赛后必须回队好好休息。有的球员下午训练结束后就想回家,我要求必须都在基地吃过晚饭才准走,我得看着他们吃,按照我的要求吃饱吃好才行,不许他们回家乱吃。

        7.申花主场输给了重庆这样的“弱旅”,这对于您和球队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觉得这场失败暴露出了很多问题,这让队员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我并不是吓唬他们,赛前我一直强调四连胜不是那么轻易到来的,必须谨慎,但是年轻球员有时候容易冲动和过于自信,最后一个丢球的失误本来可以避免。所以,我接下来的任务就是一边树立他们的信心,一边让他们不能盲目自大和冲动,这并不容易做到。

        8.您认为打好中超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变,有选择有针对性地做出改变,而且要善变,中国的球员普遍不太适应对手的突然改变,但是不能变来变去迷失了自己,这是对教练指挥和阅读比赛能力的考验,我有信心接受这样的考验。

最新文章